梁万福、马杰伟主持 下半场专访 48岁敢退休 IT人计数3年

作者: 时间:2020-07-18O辉生活883人已围观

梁万福、马杰伟主持 下半场专访 48岁敢退休 IT人计数3年梁万福、马杰伟主持 下半场专访 48岁敢退休 IT人计数3年探索下半场——面对退休这人生重要一课,人人各有适应期。梁万福(左起)、Ivan与马杰伟也有不一样的铺排和策略,迎接人生下半场。(冯凯键摄)梁万福、马杰伟主持 下半场专访 48岁敢退休 IT人计数3年一举三得——Ivan强调,每周安排固定活动,使生活有坐标稳定,十分重要。他逢星期三与一班老友组团行山,强身健体之余保持社交。(受访者提供,Leo Ho摄)梁万福、马杰伟主持 下半场专访 48岁敢退休 IT人计数3年(冯凯键摄)梁万福、马杰伟主持 下半场专访 48岁敢退休 IT人计数3年(冯凯键摄)梁万福、马杰伟主持 下半场专访 48岁敢退休 IT人计数3年(冯凯键摄)梁万福、马杰伟主持 下半场专访 48岁敢退休 IT人计数3年梁万福、马杰伟主持 下半场专访 48岁敢退休 IT人计数3年梁万福、马杰伟主持 下半场专访 48岁敢退休 IT人计数3年梁万福、马杰伟主持 下半场专访 48岁敢退休 IT人计数3年梁万福、马杰伟主持 下半场专访 48岁敢退休 IT人计数3年梁万福、马杰伟主持 下半场专访 48岁敢退休 IT人计数3年

100个退休人士,就有100种退休生活。

文化评论人马杰伟和老人科专科医生梁万福,都是退休初哥,人生下半场摸着石头过河。他们担任主持,每月找来一位朋友聊退休、谈生死,与读者一同探索快乐活好下半场的良方。首期登场的是前IT达人Ivan Lai,分享48岁就能大胆退休的规划方法。3人更畅谈退休面对职场权势瞬间蒸发时,如何从容自处。

一个香港人,做到48岁便退休,怎不羡煞旁人?

是靠父干或中了六合彩头奖吗?都不是。Ivan Lai够胆在48岁退休,全靠退休前计足3年数。每天把上馆子、买麵包、八达通增值,杂项实数都记下来,以此盘算人生下半场所需支出。碰上行业合併、裁员潮,顺势退下来。

「访问过的人中,Ivan是对退休思想最清晰的。」Ivan的行山友马杰伟说。

退休前,Ivan凡事都急。他在出名工作量大压力重的美资IT公司打滚多年,经历行业盛衰,离职前是主管大中华业务的级别,面对「好chur」的美国人,上班就是不断「追数」(追业绩),看数字定生死:「这个Q(季度)你是英雄,下个Q可以炒你。」他说只要交到数,老闆可以什幺也不理,最重要不被人捉到犯法。旧老闆形容他性格像「火车头」,他笑言:「要交货嘛大佬!」

这名昔日性格急躁的高管,在12年退休生活洗礼下,变得豁达、柔软。你问他登六感觉如何?随遇而安的他才不管自己几岁,只管活在当下:「日子像是流水,天天都这样过。I don't care我几多岁。」

今年60岁的Ivan,说话仍然噼哩啪啦,相当爽快。对于退休这人生大事,Ivan亦早早交货。大学读数学的他数口精,衡量退休,用上大量数据。2000年代,他身处的行业走下坡,公司之间收购合併不断,Ivan萌生退意,开始详细记下每天支出,计算退休后所需金钱。

每日开支 详细记录

「增值八达通200元,吃饭就185元,买麵包30元。假如每月花两万,100万就能花50个月,即4年左右,不计通胀。」许多人不敢退休,是怕积蓄不够。Ivan说,其实仔细计好盘数,对退休所需积蓄便有谱可依。他算了3年,其间处理好投资、股票等被动收入。凡事有个把握,退休的心便踏实起来。

48岁离场这岁数,却不是预先算好。公司经历两次收购合併,Ivan已暗忖行业前景差,能早退休便退休。到了第三次收购合併,Ivan再也耐不住「残酷、无瘾」的工作,既要面对合併公司的文化差异,而且未能令所有手足安然过渡,使他深感沮丧。导火线一到,他决意辞职,旁人都诧异:你是要自己开公司做生意吗?「但我一早决定不做,朋友找我兼职,我全都推掉。」Ivan乾脆地说。

放下执着 调节心态

一下子煞停,由chur到hea的心态过渡并非人人能从容面对,像马杰伟便坦言,退休初期变得敏感脆弱:「整个办公室清空了,内心好震惊。但我不肯承认伤心,以为『拆得掂』,其实唔得。」转个头问凡事随遇而安、想法豁达的Ivan,退休初期有否不适应?「没有。」试过退休后感到生活失重吗?「没有。」不习惯不用派卡片吗?「也没有。」不止财政充足準备,退休前的几年,他亦开始调节心态,迎接全盘卸任的退休生涯。

早于30多岁时埋下的佛学种子,亦在Ivan心中慢慢发芽。卸下了工作,可以更澄明地观看世间种种。他以佛学心态看世界:「将生命看待为一个过程,而非定镜。你的执着会少了。」退休后,他每年看书数十本,也频繁参加读书会、佛学班、哲学课,锐意培养灵性昇华。内心的泥土清净起来,阳光和雨水洒得进去,埋下的种子于是慢慢扎根。

常与他倾佛偈的马杰伟说,与Ivan交流得多,自己也衍生了「唔使急最紧要快」的心态,早前送女儿到机场时,座驾被撞,他却心情奇好:「当时为了赶路,转换了路线多次,前方车辆突然死火停下,我和后面的车本来无事,但最后都有的士高速撞上来。这是驾车以来最严重的意外,以前会深深不忿,我却出奇地好好心情,因为我明白自己无法避免不处于这个位置。」

拒当钱奴 反思价值

另一颗由台湾的士司机投下的种子,则让Ivan思考退休后的价值取向。事缘一次到台公干,司机听到他一口港式普通话,劈头便道:「香港人都是经济动物。」Ivan当时无言以对:「1980至90年代末,社会发展迅速。个个都係搵钱,谂啲钱点使,唔忧无工做。当时香港人除了搵钱,想不到别的东西。」他说当时虽被司机「挞一挞」,但也想不到第二种生活模式,只好继续在讲效益的商业世界冲刺。

佛学影响他的人生观:「要将生命看成一个流程,而非定镜。佛教讲空,世界不断变化,这样看世界和硬邦邦地看世界,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角度。」

文:宋霖铃编辑:王翠丽

电邮: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相关文章